张林
凤凰书品 书出智慧
http://zhanglin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闾丘露薇:晚明上海织女传奇

2016-12-19 09:30:1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1760 次 | 评论 0 条

《天香》


王安忆,生于1954年,现为中国作协副主席、上海作协主席、复旦大学教授。另著有长篇小说《长恨歌》《纪实与虚构》,小说集《小鲍庄》《乌托邦诗篇》《伤心太平洋》,散文集《漂泊的语言》《今夜星光灿烂》等。

要静下心来看一看,在时代的变迁里,女性是怎样用自己的韧性和善良去帮助自己和别人的。

《天香》的作者王安忆,大家已经很熟悉了,都记得她之前写过一部以上海为背景的长篇小说《长恨歌》。

如果说《长恨歌》讲述的是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一位上海女性的故事,在时间上和我们还比较贴近的话,那么《天香》所写的时代距离我们就比较远了,它讲的是晚明时期一群女性的故事。很多人会拿《天香》和《红楼梦》进行比较,而王安忆有一次在接受报纸访问时却说:“我既没有写《红楼梦》的野心,也没有为上海著史的野心,我不是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,我只是小说家。上海这座城市和那段历史只是我小说的背景,小说还是一个关于女性生活的故事。”

如果把《天香》看作一本历史小说,似乎它有着这里或那里的不足。比如小说涉及到徐光启[1]、董其昌[2]这些上海历史名人,以及一些历史背景事件,但都没有过多展开。我特别认同王安忆自己的说法,这是一本关于女性的小说,而小说里的男性角色,总是隔一段时间就从文字里消失了。为什么会这样?王安忆在访问里是这么解释的:“在我的小说里,故事的行进就是男主角不断退场的过程。在第一卷里,有人觉得不知道我在干什么,其实第一卷就是写这些女性是怎么进入这个申家的,她们在这个家里的遭遇是什么。为了把故事聚集在女人身上,我必须把这大宅子的男人慢慢打发掉,这样女性的光辉形象才能起来。”

一些读者觉得这部小说里面的女性人物太多了,说不出来哪一个给人的印象特别深刻。但如果你把它看作一个女性小说的话,就会发现作者塑造的是一个群体。这个群体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,在面对时代变迁或家族变故的时候,她们依靠自己的韧性顽强地活了下来,不单单自己活得好,还通过她们掌握的顾绣手艺让身边的人也能好好活着。

简单讲,这部小说写了这样一个故事:在晚明一个士绅家庭所造的“天香园”中,前后三代女性将顾绣这门手艺发扬光大,并且在家道败落之后仍顽强地将它传承下去。故事最令我难忘的在最后部分,随着这个家族的没落,最后一位女性嫁到一个普通人家,她要面对这样的选择:要不要把顾绣带到民间,推广这项技艺,以帮助那些比她生活还要艰难的女性,让她们在艰难世道里拥有谋生的一技之长?如果她选择这样做,可能对她的家族来说就是一种损害。不过最终,她决定分享,她选择让更多的女性有机会凭手艺实现自立。也因此,顾绣这门艺术才得以传入民间。这是整部小说中我觉得非常有意义的地方。

提到女性小说,大家总是把关注点放在现代和当代,其实在过去男性主导的社会里,也有很多关于女性的动人故事,只不过被忽略了。王安忆通过这本小说,把一些女性人物重新展现到我们眼前。我们不必带着史诗般的宏大眼光去审视这部作品,而是要静下心来看一看,在时代的变迁里,女性是怎样用自己的韧性和善良去帮助自己和别人的。这时我们就能从小说当中感到一股相当大的暖意,想象在旧上海的一个小房间里,一群女性专心地刺绣,不仅为自己带来生活的安定,也让身边的人可以通过努力找到一个确定的未来。

选自凤凰书品《我想和你一起虚度时光》(主讲 闾丘露薇)



[1][1] 徐光启(1562—1633),明代著名科学家、政治家,也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先驱者之一。

[2][2] 董其昌(1555—1636),明代书画家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《暗店街》:沙子只把我们的脚印保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资料:大革命时期的“掘墓辱尸”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张林

《诚信的力量》当当、卓越、京东有售。书中不仅有智者睿语,还附有星云法师墨宝“诚信”二字。

广而告之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